甘南藏族自治州社会资讯网
历史咨询

历史上最厉害的宦官,杀二王一妃四丞相、拥立二帝,却

时间:2020-06-03 04:40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 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宦官,这种有着生理缺陷的男人,其本身在道义上并没有多大的号召力,他们的权力,完全来自于他们的主子??皇帝,然而他们却能凌驾于皇权之上,为所欲为、恣意行事,最终敲响了大唐帝国的丧钟。 仇士良,唐中后期最大的宦官,一生服侍过六主,拥立二帝,独断专

宦官,这种有着生理缺陷的男人,其本身在道义上并没有多大的号召力,他们的权力,完全来自于他们的主子??皇帝,然而他们却能凌驾于皇权之上,为所欲为、恣意行事,最终敲响了大唐帝国的丧钟。

仇士良,唐中后期最大的宦官,一生服侍过六主,拥立二帝,独断专行二十余年,依次杀二王、一妃、四丞相,特别是在在甘露事件中,他对公卿重臣大张旗鼓屠戮,朝士吏民死在他手底下的不记其数,可以说十恶不赦,血债累累。

仇士良,字匡美,循州兴宁人。唐顺宗时入宫,被分拔到皇太子李纯的东宫当差。唐顺宗李诵因适用王叔文等谋夺宦官军权的行?不成功,而受限于宦官。

永贞元年(805年)八月,宦官俱文珍等迫使顺宗禅位,皇太子李纯继位,是为唐宪宗。宪宗继位后,受顺宗信赖的王叔文丧生贬所,柳宗元、刘禹锡贬官为边州司马,拥立宪宗继位的宦官都封为晋爵,仇士良虽并不是拥立宪宗的主谋,但因曾是皇太子东宫伺奉,也升级成内给事。没多久又担任平卢、凤翔监军,开始踏入政治舞台。

835年,李训、郑注为谋诛宦官启动了历史上知名的“甘露之变”,因为嫉贤妒能和仇士良的奸诈,?果以失败结束。李训送命,拖累许多 公卿大臣惨遭屠戮。仇士良取得成功地劫持了皇上,挟天子以诛臣子,瞒住了世人的耳目。他心狠手毒,为塑造自身的权威,以查证甘露事件为由,对不依赖于自身者一概贬杀,从而官府实权所有操纵在宦官集团手上了。

由于文宗李昂曾参加谋化“甘露之变”,仇士良也因而十分憎恶文宗皇上,数次想设计毁掉他,重立一个容易控制的傀偶。

一天深夜,翰林学土崔慎由洗漱间结束,正提前准备休息,忽然许多人来告说让他马上入朝。崔慎由禁不住觉得惊讶,皇帝怎么会那么迫不及待地招他入朝呢?赶到秘殿,崔慎由却见四周房间内窗帘布都捂得严实,仇士良一人正坐在厅堂上,看起来是等候多时了。等崔慎由就座后,仇士良告诉他:“皇帝生病早已很久了,自打他继位至今,许多政令都荒芜混乱了。太后见到这类场景,整天愁眉不展,常告诉我这样下来怎能行?因此要我重立个嗣君。今夜急着叫你,就是为拟定谕旨的事。”

崔慎由听见这里,不由自主警惕起?,之前可从未听人提及立嗣君的事,这搞不好是要斩头的。他果断地回绝说:“现如今皇帝恩泽遍施天下,怎好这里随意讨论呢?我亲族中表亲上千人,弟兄妻室就接近三百,我怎么敢做这灭门九族的事呢?即便杀了我吧也不敢同意啊。”

仇士良的要求遭受回绝,竟缄默了很久没有说话。过了一会儿,他开启一个侧门,带崔慎由到后边的一个小殿去,文宗帝已经那边呢。当崔慎由的面,仇士良一条一条地清点着文宗的过错,厉声呵斥,文宗仅仅低下头,不敢说话。崔慎由临出去时,仇士良还威协他说道这件事情不可以透漏一点声响。

李石任丞相时,发现京兆尹张仲方性情软弱,畏惧太监阵营而害怕用事,奏请皇帝让司农卿薛元赏替代他。文宗同意了。薛元赏处世不骄不躁,办事独挡一面。一天,他到李石府中做事,见李石已经厅中合一神策军名将争取脸红,便昂首阔步上来对李石说:“夫君配合皇帝整治天地,却制不了一个小小军将,竟使他这般不尊,这样怎能镇服四夷呢!”便指令上下绑住这一倚仗仇士良罪大恶极的名将,送到下马桥候审。薛元赏返回下马桥时,那军将已被脱下军衣,跪在地上听候发落。就要动刑,一太监急匆匆赶到,说奉仇士良的指令,请他过去有话说。薛元赏让来人转达仇士良说现在有公务在身,随后就到,随即便杖杀了那个军将。

随后薛元赏换掉素服去见仇士良,仇士良质疑薛元赏如何胆敢杖杀他禁军将军,薛元赏坦然回应说:“上尉是大臣,丞相也是大臣,丞相假如对上尉不尊,能如何?如上尉对丞相不尊,这难道说能宽容吗?薛元赏如今来是向你请罪的。”这一番话,倒使仇士良非常尴尬。他只能强作笑容,表层凸显宽容大度的模样,其实图谋未来再对付。没多久,在仇士良扇动禁军进攻新丞相李德裕的事件中,寻个托词杀了薛元赏。

接下去,仇士良想扳开另一块拦路虎,便是常常与自身对着干的强势丞相李石。可是一时又找不出李石的过错,因此就施展了卑劣的一招??派人刺杀他。

838年春的一天早上,李石骑马早朝,来到石坊门周边时,只听“嗖”地一声,一支箭击中了他的右臂,他赶快往家狂奔。在历经五垛口街巷时,没想到寒芒一闪,又许多人挥刀向他砍来,幸亏他伏在马背上,马又受惊吓飞驰而过,人是躲过去了,但马尾辫被连血带肉砍下。过后李石思忖,断定这必定仇士良派人干的。他觉得自身忘作为国,却一直遭人暗算,不如告老回家了安享晚年。文宗收到他的离职信,深知其故,也万般无奈,命他挂相衔出任荆南使。

文宗病逝后,武宗继位,他表层上对仇士良尊宠,事实上对他独断专行专权极其厌烦。老奸巨猾的仇士良察觉后,想扭曲这类局势,但也是束手无策。他方知自身罪大恶极,当朝树敌,如再不退避,不但会丢弃富贵荣华,就连身家性命也许也难保留。因此在843年,仇士良以年老精力不济为由告退,武宗当即同意。

仇士良临走的那一天,宫中太监为其送别,酒酣耳热之时,仇士良回望自身四十多年的宫中生涯,小结一套当做宦官的权谋讲了出来:“大家要好好地服侍君王,不能使他有闲空,一有时间,他就需要去看书,召见儒臣,聆听大伙儿建议,那样,君王便会谋定后动,考虑周到,玩好减了,游幸少了,那?,对大家的宠爱也薄了,权利也变小。大家虚与委蛇,比不上多存款财货,养胖鹰马,每天以鞠毯、捕猎、五声和美女来蒙蔽君王,竭尽奢华铺张浪费,使他天天玩得开心玩得日夜不停,那?他便会不谈经术,不清楚外边的事儿,那样,?家大小事都由大家来解决。”这一番告白,酣畅淋漓地描绘出一个窃国弄权太监的卑鄙无耻,另外,也体现了宦官在封建社会唐朝的严重危害。但令人费解的是,许多人听了,居然还甘之若饴,打动得一拜再拜。

仇士良在辞官没多久,就与世长辞了,会昌四年(844年)太监中许多人揭发仇士良心怀不轨,并在她家搜到几千件武器,武宗马上下诏削了他的官爵,收走了他的资产。


标签:

Power by DedeCms